您当前的位置 :主页 > 绍兴要闻 >  正文

李一男昨日出狱,错过出行黄金两年的往昔“天才”

发布时间: 2017-12-03 16:18 来源: 网络整理 作者: 采集侠

  早在数天之前,朋友圈已经在热议,曾因内幕交易获刑两年半的李一男终于要回归了。

  昨天下午,有知情消息称,李一男已经完成服刑,悄然出狱。与此同时,几名小牛电动的员工突然在朋友圈转发着一篇关于李一男的文章,暗示李一男出狱。

  细细算来,从2015年6月3日到昨天正好两年零六个月,李一男出狱的时间到了。

  两年半后,再回味2015年6月那场小牛新品发布会上李一男的那句话,别有一番伤感:我起起伏伏的人生,如同过山车一样。如今看来,一语成谶。

  这个经历堪称传奇的“天才”,在失去自由的30月中错过了太多。

  牛电科技目标所指的出行领域变化巨大,滴滴“称霸”网约车、共享单车横空出世,电动汽车市场一片火热,就连最前沿的无人驾驶技术也已经突飞猛进。

  现在,可能所有人都想知道,重新回到互联网江湖的李一男,在经历人生又一次低谷之后,将如何带着牛电科技跑向未来?

  25岁任华为总工程师

  4年做到“接班人”

  1970年,李一男出生于湖南长沙。其15岁之前的经历很少被媒体提及,15岁之后,他开挂一般,成了人们口中的“天才少年”。

  1985年,15岁的李一男考入华中理工大学(现华中科技大学)少年班。

  1993年,23岁的李一男研究生毕业,随后加入华为。

  两个星期后,他为高手云集的华为解决了一重大技术难题,破格提升为高级工程师(主任工程师)。

  2年后,25岁的李一男被提拔为总工程师。对于普通人来说,这个年纪可能才刚刚适应了职场。

  加入华为的第四年,27岁的他成为公司最年轻的副总裁。他甚至被外界认为是任正非、孙亚芳之后的华为3号人物,一度被视为任正非的“接班人”。

  任正非脾气大是出了名的。

  某华为前高管曾撰书,讲述了一段任正非的故事。

  有一天晚上,我陪他见一位电信局局长,吃饭到9点。回来的路上我问他回公司还是回家,他说回公司,有干部正在准备第二天的汇报提纲(第二天有重要领导要到华为)。到了会议室,他拿起几个副总裁准备的稿子,看了没两行,“啪”地一声扔到地上,“你们都写了些什么玩意儿”,然后开始骂了起来。后来把鞋脱了下来,光着脚,在地上走来走去,边走边骂,足足骂了半个小时。

  这种批评在华为早期高管中几乎是家常便饭。但有一个年轻人例外,任正非不仅不批评,还喜爱有加。背地里,任正非评价这个年轻人“这小子太厉害了,看问题太深刻,如果我要做个人投资,我一定投他。”

  这个年轻人就是李一男。

  在华为的这几年,李一男有两个极端的表现:智商极高,情商极低。天才的命运也就此注定。

  在基层工程师眼里,李一男是“大神级人物”,有很多崇拜者。李一男的同事唐东风曾经回忆起一件事。有一次,唐东风要向客户做一个技术汇报,邀请李一男出席。由于李一男太忙,事先也没有沟通汇报技术的内容。在去会议室的楼梯上,李一男说:你给我把主要的东西讲讲吧。就是从1楼到2楼的距离,李一男到会场上竟然能滔滔不绝地把精华阐述得非常透彻,连唐东风本人都难以置信李一男对于这项新技术竟然领悟和掌握得如此之快。

  主管技术研发的三年里,李一男超强的技术天赋、对未来技术趋势的把握和洞察力得到了充分的释放。他带领研发人员在程控交换机、传输、数据通信、无线通信等领域,先后开发出数十项具有世界先进水平和极高商业价值的产品。

  从1993年到2000年,李一男带领的研发团队,在与国际巨头的厮杀中表现十分抢眼,7年间将华为的市场营收从4.1亿元狂增50倍,达到了200多亿元。

  不过,天才的情商短板也明显。一名为“戴辉”的网友自称曾是李一男在华为的下属,他讲述了第一次见李一男的情形:第一次见到李一男是在科技园中区的科技大厦(5号楼),我正在努力啃书。看到一个不怎么挺拔的瘦男生目中无人走了进来,一屁股坐在我前面工位的椅子上,将脚放到桌子 上,抓着一个同事的水壶就猛喝了起来。如此之牛,我没敢搭理他,他就径直走了。我惊问:他是谁?有人答:你这个土人,他就是李一男!

  他不懂得为人处世的圆融,曾经给公司写报告,建议高层领导应一年一换,以免形成派系;他也从来不与其他同事做交流沟通与融洽人际关系,永远都是雷厉风行、直来直去。久而久之,资历深、年纪大的高管也开始怕他。

  初次创业败走港湾

  被华为当成“警示牌”

  这种乖张的行事风格,也注定了李一男在华为多少会受到同事的抵触。

  2000年,趁着华为鼓励内部员工创业的机会,李一男把华为股权结算和分红的1000多万元折成设备,北上北京开始了他的第一次创业路。创办港湾网络公司,成为华为企业网产品的高级分销商。

  也许是快速证明自己,这种关系并没有维系多久。2001年5月,港湾推出第一款自有品牌产品,同时放弃当时唯一的利润来源,不再代理华为的产品,正式与华为决裂。

  李一男的能力也在这次创业中充分发挥:以DSLAM作为港湾的突破产品,此后通过自主研发和收购,港湾在短短三年里就拥有了全系列产品线。甚至有业内分析称,2004年之前的数据通信细分领域,港湾比华为的产品至少要领先半年。

  2003年底,港湾开始筹划去纳斯达克上市,并聘请了德勤做审计,第一波士顿和雷曼兄弟等国际大投行作为承销商。

  正是在此时,李一男犯了一个大错误——收购了另一位老华为人黄耀旭创办的钧天科技。钧天科技的光传输设备业务正是当时华为收入最好、利润最高的产品线。在此情况下,2004年,任正非成立“打港办”进行回击。凡是港湾的业务,华为均以更低的价格或者白送的方式拦下客户,使得港湾业务急剧下滑。最终被逼得“走投无路”。

  2006年,正是李一男的36岁本命年。就在他生日的那个6月,华为用17亿元人民币将穷途末路的港湾网络收入囊中,而收购的前提条件就是“招安”李一男,任首席电信科学家、副总裁。再回故地,他已经不再是那个被视为华为“接班人”的天才了。他的办公室时常有一波波来参观的华为员工,他成了华为对想叛逃创业员工的一枚警示牌。因为尽管李一男还得到“华为副总裁”的头衔,但是并没有实际权力,更多时候是独自一人在办公室。

  两年后,李选择再次离开华为。先后在百度CTO、中国移动旗下无限讯奇CEO、金沙江创投合伙人的位置上辗转。

  创办牛电科技

  因700万“内幕交易”深陷囹圄

编辑: admin

创业报道

网络创业

创业开店